分類 中醫中藥
標題   《黃帝內經》養生淺述
關鍵字 養生
發表日期 2019-09-27
作者 莊昭龍中醫師
服務診所 元天中醫診所
內容  

 

l   養生正義

  「養生」之義,眾說紛紜,莫衷一是,無所適從。「養生」者,養其生生不息之陽氣,發其陳年生命之機。深究其意,首當契合於萬民日常生活作息之用,次符聖賢修養入道之機, 當以《黃帝內經》釋義為依歸。

《黃帝內經素問•四氣調神大論篇第二》春三月,此謂發陳;天地俱生,萬物以榮;夜臥早起,廣步於庭;被髮緩形,以使志生;生而勿殺,予而勿奪,賞而勿罰;此春氣之應,「養生」之道也。逆之則傷肝,夏為寒變,奉長者少。

  以一年四季之春三月,為「養生」之期;此期間天氣、地氣生發,萬物吐芽生長,日出漸早,日落漸晚,陽氣漸旺,氣溫日暖,此象謂之「發陳」。人當配合天地陰陽生發的變化,至室外活動,修剪冬天為了保暖而長長的鬚髮,舒緩冬天少動受寒而鈍化的身體,使身體內因冬蟄藏的陽氣生發旺盛,此乃《黃帝內經》「春夏養陽」之義。

  「養生」乃養其陽氣,使之生發旺盛,其大原則為「生而勿殺,予而勿奪,賞而勿罰」;此春氣之應於人身,為萬民「養生」至高原則,故曰「養生之道」。

l   養生原則

  「養生」之原則,為「養其生生不息之陽氣,發其陳年生命之機」。其分則為「養形」與「養神」耳。「養形」亦當須「養神」,「養神」者亦不離「養形」。

  「養生」之「養形」與「養神」於日常生活實行之準則,《黃帝內經》曰:「法於陰陽,和於術數,食飲有節,起居有常,不妄作勞」。

《黃帝內經素問•上古天真論篇第一》歧伯對曰:上古之人,其知道者,法於陰陽,和於術數,食飲有節,起居有常,不妄作勞,故能形與神俱,而盡終其天年,度百歲乃去;今時之人不然也,以酒為漿,以妄為常,醉以入房,以欲竭其精,以耗散其真,不知持滿,不時御神,務快其心,逆於生樂,起居無節,故半百而衰也。

  岐伯黃帝時代人,又曰:「上古之人」,可推知為,比黃帝時代更久遠之前;「其知道者」,為知而行「養生」方法之人。

  「法於陰陽,和於術數」者,「養神」也。「食飲有節,起居有常,不妄作勞」者,「養形」也。若能形與神俱養,則能盡終其天年,壽逾百歲,動作不衰,乃去;若達夫真人之道者,則能「壽敝天地,無有終時,此其道生」。

  今時之人不然,不能養形軀,反損傷也。以酒為漿,以妄為常,醉以入房,以欲竭其精,以耗散其真,不知持滿,不時御神,務快其心,逆於生樂,起居無節,形與神俱耗竭,故半百而衰也。

l   養形功夫

  「養形」者,保護、營養形體,使身軀健康長壽,舉凡日常生活中各種活動,一切為達到身體健康目的而從事的方法,皆可稱之為「養形功夫」。《黃帝內經》「食飲有節,起居有常,不妄作勞」,為舉其大者。

《黃帝內經素問•上古天真論篇第一》夫上古聖人之教下也,皆謂之虛邪賊風,避之有時,恬淡虛無,真氣從之,精神內守,病安從來?是以志閑而少欲,心安而不懼,形勞而不倦,氣從以順,各從其欲,皆得所願,故美其食,任其服,樂其俗,高下不相慕,其民故曰朴。是以嗜欲不能勞其目,淫邪不能惑其心,愚、智、賢、不肖,不懼於物,故合於道。所以能年皆度百歲而動作不衰者,以其德全不違也。

  《黃帝內經•評熱病論篇第三十三》:曰「邪之所湊,其氣必虛。」《黃帝內經•百病始生第六十六》歧伯曰:「風雨寒熱,不得虛邪,不能獨傷人。卒然逢疾風暴雨而不病者,蓋無虛,故邪不能獨傷人。此必因虛邪之風,與其身形,兩虛相得,乃客其形。」

  故上古聖人教導平民百姓,皆謂依春、夏、秋、冬四時氣候的變化,避開非時而有的虛邪、賊風;並以「恬淡虛無,真氣從之,精神內守。」養神以助其養身形,使身形不虛,又謹避「虛邪賊風」,則病安從來?此之謂「養形」亦當須「養神」。

l   養神功夫

  「養神」者,「法於陰陽,和於術數」也。

《黃帝內經•四氣調神大論篇第二》:曰「夫四時陰陽者,萬物之根本也。所以聖人春夏養陽,秋冬養陰,以從其根,故與萬物沈浮於生長之門;逆其根,則伐其本,壞其真矣。故陰陽四時者,萬物之終始也,死生之本也。」

  萬物生長皆以「陰陽」為根本,「春夏養陽,秋冬養陰」,是聖人「養生」時依法於「陰陽」以行「養神」之大則,故曰:「法於陰陽」。

《黃帝內經素問•上古天真論篇第一》黃帝曰:余聞

上古有真人者,提挈天地,把握陰陽,呼吸精氣,獨立守神,肌肉若一,故能壽敝天地,無有終時,此其道生。

中古之時,有至人者,淳德全道,和於陰陽,調於四時,去世離俗,積精全神,游行天地之間,視聽八達之外,此蓋益其壽命而強者也,亦歸於真人。

其次有聖人者,處天地之和,從八風之理;適嗜欲於世俗之間,被服章無恚嗔之心;行不欲離於世,舉不欲觀於俗;外不勞形於事,內無思想之患;以恬愉為務,以自得為功;形體不敝,精神不散,亦可以百數。

其次有賢人者,法則天地,象似日月,辨列星辰,逆從陰陽,分別四時,將從上古合同於道,亦可使益壽而有極時。

  此四則賢人、聖人、至人、真人養生之法,以「術數」和之而「養神」。初始賢人者為使「益壽而有極時」,聖人者「可以百數」,至人者「益其壽命而強者也,亦歸於真人」,真人者「能壽敝天地,無有終時,此其道生」。

  「養神」亦當「法天地、陰陽、四時」;真人者「提挈天地,把握陰陽」,至人者「和於陰陽,調於四時」,聖人者「處天地之和,從八風之理」,賢人者「法則天地,象似日月,辨列星辰,逆從陰陽,分別四時。」

  至若「肌肉若一,外不勞形於事,形體不敝」者,「養神」者亦不離「養形」之謂。

  「壽敝天地,無有終時,此其道生」者,則為形與神俱養,能與天地同壽,「養生之道」也。

l   結論

  「養生」不外乎「養形」與「養神」。其近者為日常生活事事物物;其遠者為調和「天地、陰陽、四時」變化。一為身體健康,再可延年益壽,極則入道長生。「養生」之要盡矣!

 

感謝 感謝莊昭龍中醫師投稿本網站,
轉載請取得原作者同意。
  點閱數 138

我要發表文章